湖南百名“尘肺”农民工维权难:制度是根源问题

  中国青年报8月10日报道 再次回到深圳的徐志辉发现,当年他引以为傲的高楼大厦,现在成了卡在喉咙的骨头。

  徐志辉从家乡湖南省耒阳市导子乡到深圳打工当风钻工,闯荡几年挣了钱。然而,这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却让他得上了尘肺病。2003年,他开始咳嗽,治好后没过多久,咳嗽和发烧并发,再后来,连上楼梯都费力。

  尘肺病成了和徐志辉一样曾在深圳干风钻工的百余名同乡共同的噩梦。近4个月来,徐志辉和几个老乡为了讨说法申请赔偿,在深圳四处奔走。

  天天加满班,一个月挣了1万元

  徐术忠今年35岁,正该身强力壮的他,胳膊和腿细得离谱儿。几年前他的体重还有60公斤,现在只有30多公斤。用“骨瘦如柴”这4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住进深圳市职业病医院后,徐术忠的病床边就放了一个超大的氧气瓶,昼夜供氧。实在吸累了,徐术忠就趴在枕头上休息,但不一会儿,他的肺部就会传出浓重的呼气声,头重得抬不起来。

  和他同一个病室的徐瑞乃的情况更不乐观。徐瑞乃43岁,呼吸很痛苦,像哮喘发作一样难受。

  在徐瑞乃的胸片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两个肺布满了白色的点,密集成一张网。以后,这些点会聚集成一块块硬的疤痕,他的肺会像石头一样硬。

  1990年,徐瑞乃跟着弟弟徐瑞宝从老家导子乡双喜村到深圳当风钻工。当年,500元对于湖南农村的人家还是一笔巨款,但在深圳,在工地上干一天的风钻工,就可以得到这笔钱。

  他们干的活儿,就是在深达几十米的花岗岩地下层面,用钻炮眼的方式爆破形成巨大的桩孔,用来灌注水泥打地基。

  徐瑞乃兄弟俩开始是两个人一起打一个洞。在井下开工时,弥漫的尘土经常遮挡住视线,兄弟俩基本靠默契作业。后来改良了生产方式,他们才变成单独作业,但尘土弥漫的工作环境依然没变。

  高收入激发了他们的工作热情。风钻工是按照工作的土石方数量发工钱的,一般1个人一天能干10立方米,1个月满打满算能加48个小时的班。有的人为了多挣钱,加到50个小时的班。徐瑞宝现在还记得,有一个月他天天加满班,一个月就挣了1万元。

  不是有特别好的亲戚朋友,他们一般还不会介绍这种“好工作”。也就是以这种带亲戚带朋友的方式,从那时开始,导子乡村民陆陆续续来深圳当风钻工。仅徐瑞宝知道的就有200多人。“深圳的风钻工市场是被耒阳垄断的”。

  “如果知道干这个活儿有这么大的风险,说什么也不能干了”

  干了多年风钻工后,徐瑞乃的病在2000年显露。

  “咳嗽,发烧,连上楼梯都费力。不能闻油烟味,连空调发出的气味都不敢闻,我哥后来每走三步路就要停下来喘喘气。”徐瑞宝说。

  只干了4年风钻工的徐术忠,2000年结束打工生活回家结婚,2001年就开始患病,今年,他的儿子才两岁。

  徐志辉说:“如果知道干这个活儿有这么大的风险,说什么也不能干了。可当时并不知道,而且觉得这病比起那些在流水线上打工造成的断手断指要好多了。”

  收入高让大家忽略了看不到的风险,徐志辉说:“我们唯一的防护是戴防尘口罩,口罩戴烂了才换,一般最少戴一个月。有的口罩烂了,粘起来还继续用。”

  徐志辉开始以为自己得了“肺结核”,到处求医问药,仍不见好转。

  就在徐志辉发病后的第二年,他见证了同乡徐一龙的死亡。

  2004年11月7日,四处求医不得的徐一龙在地上滚了3个多小时,掐住自己的脖子,放开,又掐住,再放开,最后窒息而死。

  徐志辉想起,当年和他一起闯深圳的徐龙古也是这样去世的。“从2000年算起,仅导子乡一个地方,就有10多人这样离世了。”徐志辉说。

  4个月间,百余名风钻农民工到深圳讨说法

  今年4月,徐志辉听说徐瑞宝找到以前做事的爆破公司讨回了看病的第一期费用10万元,他也想找自己所在的爆破公司要说法。但得到的答复是,当年他已拿了工资,追讨补偿一事不在讨论范围。爆破公司根本不认账。

  消息不断传到耒阳,从5月开始,湖南耒阳的百余名风钻民工陆续来到深圳讨说法。

  徐志辉的几个老乡也随他一起到深圳。他们前前后后跑了华西、恒坤、和利等几家曾经工作过的爆破公司,但公司并不认可他们的劳动关系。如果劳动关系不被认定,就无法对该病是不是职业病做出最终鉴定。

  从那时到现在,从耒阳到深圳,他们前后跑了5趟。第一次是做职业病鉴定。之后又来复检,复检后拿结果又去了一趟。为了讨说法,徐志辉干脆在深圳找了一家叫二杨马店的十元店里住下,开始维权。

  到今年6月初,徐志辉的耒阳老乡共有170余人在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做了检查。正当他们6月12日去医院要结果时,被告知,6月1日前检查的结果都出来了,6月15日可取。然而,15日前,他们就被家乡的人告知,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已经将一份体检结果名单传真到了乡政府。

  徐瑞宝交给记者一份《2009年5月22日~6月3日湖南耒阳籍劳务工健康检查资料汇总》,“这里包括150名在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做过检查的耒阳籍民工,其中大部分是导子乡村民”。

  记者翻看这些资料计算后得知,他们都患有尘肺病,其中有10人是Ⅲ期带一个加号,23人是Ⅲ期,13人是Ⅱ期带一个加号,9人是Ⅱ期,其余的是Ⅰ期。

  徐志辉告诉记者,粉尘造成的尘肺病的病理改变是一种纤维化的改变。每隔数年病情还要升级,合并感染,最后患肺心病、呼吸衰竭而死亡。

  记者带着这份名单前往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采访,该院综合业务科主任罗孝文说,尘肺病的发病率在我国目前是排名第一的职业病,而且治好的可能性不大。“就好像皮肤上有一块疤痕,你想把疤痕彻底去干净是不可能的”。

  健康检查的结果是否就是鉴定结果?徐志辉说,当时这些农民工希望医院出具职业病鉴定结果,但医院解释说,鉴定职业病需要出具劳务关系证明才能进行。对于那份传到导子乡政府的名单,医院并不承认是他们传真的。

  徐志辉说,现在他们一边去职业病医院继续寻求鉴定结果,一边与爆破公司协商,同时,开始与深圳市政府交涉,希望政府能向爆破公司施压以利于解决问题。

  职业病维权,难在鉴定,难在制度

  徐志辉见到记者后反复说的一句话就是,职业病维权,最难的是鉴定。

  徐志辉本人因为有高中学历,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他早已拿到了由深圳市公安局颁发的爆破员作业证。但他说,像他这样拿到这个证件的同乡很少,他们这100多个人中,只有6人有这样的证件。也就是这个证件,成了徐志辉维权的唯一凭证。

  罗孝文告诉记者,尘肺病的职业病鉴定是一项系统工程,首先要求医生和医院有资质,在此基础上,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做出鉴定。患者必须出示由用工单位开具的证明材料,证明患者和用工单位具有劳动合同关系,才能最终被确定为职业病。

  罗孝文说,国家明确规定,职业病是企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的劳动者在职业经历中,因接触粉尘、有害物质等因素引起的疾病。职业病的形成,环境、人、职业三方面的因素缺一不可。

  罗孝文翻开一大摞专业书籍告诉记者,职业健康监护技术规范规定,接触矽尘工龄10年以下,要随访15年;接触超过15年的,随访21年;接触3年以下的,且接触浓度达到国家卫生标准的才可以不随访。

  一位参与维权工作的政府人员透露,鉴定难,难在制度。这批风钻工普遍都是在改革开放初期来到深圳打工的,当时的劳动制度并不完善,很多人来打工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在工地上干了活儿拿了钱就走人了。

  事隔多年,要找到当年的劳动依据确实非常困难。如今,为了维权,风钻工们把能证明自己曾经在深圳工作的物件都拿出来了。比如已经去世的徐龙古,其妻在家里的碗柜中找到一张工作证,以此证明他曾在深圳做过风钻工。而更多的人翻箱倒柜也找不出当年在深圳工作的物证。

  徐志辉说,后来的维权结果是,哪怕能找到一张暂住证、工地出入证、工资单或者是饭卡都可以,但一来农民没有法律意识,从没有刻意留下这些生活记录;二来湖南的风土习俗是病者死亡后会烧掉遗物;三来,很多民工都抱有“既然已经不在深圳打工了,就把东西全部都烧掉”的态度。

  但徐志辉坚持认为,即使没有这些证据,只要查出有尘肺病,这留存在身体内的病痛,为什么就不能做证据呢?

  深圳承诺将通过绿色通道特事特办

  维权之始,有关协调会认定,有劳动关系的耒阳风钻民工仅寥寥数人。有爆破证的民工被认定有劳动关系,而盖有公章的工作卡却不能证明有劳动关系。

  但据徐志辉透露:“深圳市政府的态度是积极的,这一点我们表示认可。”深圳协调处理小组负责人不久后告知他,在赔偿方面,他们已与相关爆破公司进行了联系。对于不能确定劳动关系的情况,深圳市政府表示“将出于人文关怀,给予一定补偿”。“但至于如何补偿,补偿多少,还有一个过程”。

  7月30日下午,在深圳市市民中心,深圳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翟忠泰对徐志辉等人承诺:“只要尘肺病患者能够提供有关部分证据,深圳市劳动部门将通过绿色通道特事特办,都予以确认劳动关系。”

  徐志辉算了算,至少有17人被确认了劳动关系,另有14人可以提供相关依据,剩下更多的人,几乎没有采集到证据,他们又要返回遥远的故乡,从家中寻找希望。

  就在本报截稿前,徐志辉接到深圳市政府对耒阳籍农民工尘肺病患者的处置方案:对于有劳务关系的按法律程序申请劳动仲裁;最终确认不了劳务关系的按Ⅰ期尘肺病和死亡人员每人7万元、Ⅱ期尘肺病每人10万元、Ⅲ期尘肺病每人13万元的标准,一次性支付给患病农民工及死亡农民工家属。

  徐志辉说,在外人看来,他们目前需要解决的根本性问题是如何挽救自己的生命,而他自己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在活着的时候拿到一点补偿,去偿还多年来治病所欠下的巨债。

  现在他会经常告诫自己和别人的孩子:“你们还年轻,不要去干这个活儿,不要去走父辈的老路。”  read more

湖南省公布25所具有开办自考助学班资格的学校

  本报讯(记者 徐媛)近段时间,在我省部分市(州)的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及高校周边出现了一些自考助学班学生报名咨询接待站。这些接待站中,可能存在非法中介机构或不具备开办自学考试助学班资格的教育培训机构和个人,假冒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主考学校的名义虚假宣传、招揽生源,违规开展自考助学活动。为防止学生、家长上当受骗,昨日,省教育考试院公布了我省25所具有开办自学考试助学班资格的主考学校,它们分别是:中南大学、湘潭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农业大学、长沙理工大学、吉首大学、湖南科技大学、南华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湖南工业大学、湖南商学院、湖南文理学院、衡阳师范学院、湖南理工学院、湖南城市学院、长沙学院、邵阳学院、湘南学院、怀化学院、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湖南涉外经济学院、长沙医学院、湖南工学院、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考生可登录湖南省招生考试信息港(www.hneeb.cn)查询具体学校名称、开办专业、联系办法等。
  
  省教育考试院提醒,广大考生报名参加自考助学班应当直接与主考学校联系并到其指定的地点办理相关手续。考生务必认真核实助学班举办单位的资格,详细了解学校办学情况,谨慎办理报名缴费手续,防止受骗上当。在报名时如有疑问,可向当地自学考试管理部门联系咨询。考生发现违规开办自考助学班的,可向省教育考试院举报,该院将组织有关学校调查处理。对于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省教育考试院将会同有关部门依法追究有关单位和个人的责任。 

read more

湖南摸底调查中央空调卫生状况

  红网长沙8月10日讯(潇湘晨报记者刘少龙 实习生曹雅静)昨日,省卫生厅下发通知要求,全省各级卫监机构对公共场所集中空调通风系统进行调查摸底工作,查清中央空调的卫生状况。
  
  目前,长沙市大型公共场所很多都采用全封闭式,利用中央空调系统调节室内的空气环境。省卫生监督所专家介绍,公共场所空调已成为室内空气污染的主要污染源。空调系统污染物引发的疾病主要可分为三大类:呼吸道感染(包括军团菌病等)、过敏症(包括过敏性鼻炎、哮喘、肺泡炎等)和不良建筑物综合征。
  
  按照规定,中央空调必须定期清洗。长沙市卫生监督所专家表示,在执法过程中,经常会听到有的企业抱怨说,空调内部管道结构复杂,清洗人员很难进入,必须要借助专业设备才能清洗,专业清洗费用非常高。
  
  省卫生厅要求,各地在监管中发现集中空调通风系统未达到卫生要求的,要按照卫生部办公厅的相关要求,视为公共场所卫生设施不符合卫生标准和要求,不予新办、延续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复核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时,公共场所应提供集中空调系统通风系统卫生学评价报告。 

read more

湖南社区乡镇共建4530个劳动保障台站

  红网长沙8月7日讯(记者 董雷 通讯员 谢兴吾)记者日前在湖南省劳动保障局长会议了解到,湖南14市州的社区乡镇共建4530个劳动保障台站,城乡一体的公共就业服务体系基本形成。
  
  今年上半年,湖南省劳动保障厅与湖南省编办、湖南省财政厅联合制定了《关于印发>湖南省公共就业服务体系建设实施办法<的通知》(湘劳社工字〔2009〕48号),要求全省各级劳动保障部门加快社会保障服务中心和街道(乡镇)社区平台建设,保障机构、人员、经费、设施到位。
  
  目前全省14个市州和85%以上的县市区已建立了具有一定规模和较高档次的人力资源市场和社保服务大厅;全省352个街道、2414个社区劳动保障平台基本做到机构、人员、编制、经费、制度、工作“六到位”;全省2176个乡镇已建立劳动保障服务站2116个(含一站辖多乡),并配备相应专(兼)职人员。城乡一体的公共就业服务体系基本形成,社保经办机构基础设施建设上了新台阶。 

read more

湖南单笔最大金额农险赔单理赔

  红网常德8月7日讯(通讯员 吴明虎 张祖平 记者 喻向阳)8月6日,在常德市鼎城区特种养殖场,人保财险湖南省分公召开了现场早稻灾害理赔兑现大会,共有7760户受灾农户领取了768.3万元的赔偿金。这笔赔偿金,为湖南省单笔最大金额农险赔单。
  
  6月中下旬以来,受天气影响和病虫害侵袭,常德市沅水流域早稻遭受大面积空壳和稻瘟病灾害袭击,尤以鼎城区最为严重,受灾面积达49895.7亩,涉及34个乡镇、561个行政村。人保财险省、常德市、鼎城区三级机构接到灾害报告后迅速作出反应,派出30多人,组成15个查勘小组,不分昼夜勘灾定损,13天之内就定损完毕。有200多个农户现场领取了赔偿金,其他农户的赔偿金以转账的形式进入投保农户的账户。 read more

县域经济为“湖南现象”增添新亮点

  红网长沙8月7日讯(记者 刘怡斌)在用人机制的“湖南现象”被广泛赞誉的同时,湖南县域经济更是全面发力,为“湖南现象”增添了新的亮点和内涵,成为了湖南经济“弯道超车”的重要推手和力量源泉。
  
  湖南省县域经济大型经贸宣传活动组委会介绍,活动开展以来,全省各市州、各县市区积极响应,踊跃参与,在县域经济项目推介与突出贡献人物推选方面彰显了湖南省雄厚的资源优势与人文优势。
  
  截至目前,全省共申报具有广阔市场前景的县域经济招商推介项目100余个,招商总额200余亿元,其中,以株洲松西子社区建设项目、汨罗市湘北湘菜原料基地建设项目为代表的涉及新农村建设的项目80余个,更是充分体现了各县市区“调整结构、关注民生、服务农村”的工作思路;提名推荐湖南县域经济突出贡献人物60余名,提名人物涵盖现职县市区党政领导、园区负责人和企业家,他们长期工作在县域工作一线,为推动湖南县域经济发展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活动开展以来,不少党政领导与专家学者还纷纷就湖南县域经济发展撰写论文,提供发展谋略。
  
  同时,活动开展得到了海内外投资商的高度关注,目前已有上百家港澳台投资商家和省内外商会、行业协会向组委会表达了组团参与项目投资考察的意愿。国内某证券公司更是明确表示,将在本次活动推介的项目中选择市场前景好的项目进行投资,单笔投融资金额不少于10亿元。
  
  近年来,湖南各县市区经济发展各具特色,竞争优势明显,县域经济的发展活力、潜力与魅力不断显现,在全省经济增长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为湖南经济领跑中部省份做出了积极贡献。 

read more

湖南摸底调查中央空调卫生状况

  昨日,省卫生厅下发通知要求,全省各级卫监机构对公共场所集中空调通风系统进行调查摸底工作,查清中央空调的卫生状况。
  
  目前,长沙市大型公共场所很多都采用全封闭式,利用中央空调系统调节室内的空气环境。省卫生监督所专家介绍,公共场所空调已成为室内空气污染的主要污染源。空调系统污染物引发的疾病主要可分为三大类:呼吸道感染(包括军团菌病等)、过敏症(包括过敏性鼻炎、哮喘、肺泡炎等)和不良建筑物综合征。
  
  按照规定,中央空调必须定期清洗。长沙市卫生监督所专家表示,在执法过程中,经常会听到有的企业抱怨说,空调内部管道结构复杂,清洗人员很难进入,必须要借助专业设备才能清洗,专业清洗费用非常高。
  
  省卫生厅要求,各地在监管中发现集中空调通风系统未达到卫生要求的,要按照卫生部办公厅的相关要求,视为公共场所卫生设施不符合卫生标准和要求,不予新办、延续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复核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时,公共场所应提供集中空调系统通风系统卫生学评价报告。 

read more

湖南多部门联手监督一把手 鼓励网上实名举报

  湖南正在研究多部门联合对“一把手”全方位监督的制度。
  
  10日在长沙召开的全省监督工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透露,纪检监察、审计等19个省直机关和部门单位,将联手出击,形成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政府专门机关监督、司法监督、政协民主监督、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的合力。
  
  湖南省委常委、纪委书记许云昭在会上指出,要“提倡和鼓励实名举报,利用网上举报、公布举报电话等各种形式方便群众举报”。
  
  2001年以来,湖南省纪委、省监察厅立案查处的地厅级干部一共189人,其中在“一把手”岗位发生违纪违法问题的79人,占41.8%,行政、事业单位“一把手”66人,国有企业“一把手”18人,移送司法机关32人。
  
  “从查处的大案要案看,几乎无一例外存在监督缺位或流于形式的问题。”许云昭认为,教育、制度、监督是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的三大基石,监督最为关键。监督机制不完善、监督不到位,正是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的重要原因。
  
  这次湖南在确定省监督工作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时,重点考虑了与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政府专门机关监督、司法监督、政协民主监督、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职能联系紧密的19个省直机关和部门单位。
  
  比如审计机关,被要求加强对地厅级及以下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加强对重点领域、重点专项资金和重大投资项目的审计,依法公告审计结果。财政部门则要加强对部门预算、国库集中收付、政府采购、政府非税收入和“收支两线”规定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
  
  “要做到领导干部的权力行使到哪里,领导活动延伸到哪里,组织的监督就实行到哪里。”许云昭肯定了此前一些探索性的尝试:今年省纪委、省委组织部、省委巡视办等四机关和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县市区党政正职监督的暂行办法》,要求县市区党政正职不得直接分管人事、财务、工程项目等具体事项,在集体讨论决定重大决策、重要人事任免、重大项目安排、大额度资金使用时末位表态,这些规定就得到了中央纪委的充分肯定。
  
  最近,娄底市纪委、监察局积极探索对市直机关和部门直接管人、管钱、管物岗位“十大科长”的监督,逐人建立台账,也引起了良好反响。
  
  在提到拓宽对施政监督的重要途径时,许云昭特别指出,要完善和落实信访举报制度,畅通信访举报渠道,继续提倡和鼓励实名举报,利用网上举报、公布举报电话等各种形式方便群众举报,要重视和支持新闻媒体正确开展舆论监督,加强反腐倡廉社会舆情和网上舆情的收集和研判,发挥舆论监督在反腐倡廉建设中的积极作用。 

read more

湖南整治重查七类场所火灾隐患


(湖南省国庆消防安全保卫火灾隐患排查整治系列行动在长沙启动。)


  红网长沙8月10日讯(记者 汤红辉 通讯员 廖玉荣 实习生 旷芳晶)今日下午,湖南省国庆消防安全保卫火灾隐患排查整治系列行动在长沙启动,将通过为期45天的消防安全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宾馆、酒店等七类场所。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唐中元,省消防总队总队长岳喜强出席启动仪式。
  
  重查7类场所8大内容
  
  全省各级公安消防机构将每周重点排查整治一类场所。
  
  岳喜强介绍说,此次消防安全整治行动的重点主要包括7类场所,分别是宾馆、酒店;学校、医院、幼儿园;商场、市场;易燃易爆场所;机场、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和“三合一”、“多合一”建筑以及大中型可燃性物资仓库;洗浴、足浴、桑拿按摩等休闲场所和体育场馆、健身房、台球室等公共健身场所。
  
  同时,将重点检查8项内容。分别是建筑物或者场所是否依法通过消防验收或进行消防竣工验收备案,公众聚集场所是否通过投入使用、营业前的消防安全检查;是否确定消防安全管理人,消防安全管理制度、灭火和应急疏散预案是否制定;员工是否经过消防安全教育和培训;消防设施、器材是否符合消防技术标准并完好有效;疏散通道、安全出口和消防车通道是否畅通,防火分区、防火间距是否符合要求;室内装修装饰材料是否符合消防技术标准;电器线路、燃气管路的设置及维护是否符合要求;生产、储存、经营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场所是否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
  
  对公共娱乐场所、宾馆、酒店、公共休闲健身等场所的检查,将采取错时工作方式,以确保各类火灾隐患和消防安全违法行为能被及时发现和责令改正。
  
  7项消防违法一律停业
  
  为全面做好国庆消防安全保卫工作,此次开展的消防安全整治行动,可谓是“铁拳整治”集中行动。
  
  岳喜强表示,在消防安全整治行动中发现单位或场所具有七项消防违法情形之一的,公安消防机构将依法责令停止使用或停产停业,分别是依法应当进行消防验收但未经消防验收或者消防验收不合格,擅自投入使用的;备案投入使用后经抽查不合格,不停止使用的;公众聚集场所未经消防安全检查或经检查不合格擅自投入使用、营业的;竣工验收经责令限期备案不备案的;人员密集场所使用不合格的消防产品或者国家明令淘汰的消防产品,经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情节严重的;电器产品、燃气用具的安装、使用及其线路、管路的设计、敷设、维护保养、检测不符合消防技术标准和管理规定,经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的;生产、储存、经营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场所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或者未与居住场所保持安全距离的。
  
  而具有另外五项消防违法情形之一,不及时消除可能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公安消防机构将依法实施临时查封,分别是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数量不足或者严重堵塞,已不具备安全疏散条件的;建筑消防设施严重损坏,不再具备防火灭火功能的;人员密集场所违反消防安全规定,使用、储存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公众聚集场所违反消防技术标准,采用易燃、可燃材料装修装饰,可能导致重大人员伤亡的;存在其他可能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火灾隐患的。
  
  对于占用、堵塞、封闭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或者有其他妨碍安全疏散行为;埋压、圈占、遮挡消火栓或者占用防火间距的;占用、堵塞、封闭消防车通道,妨碍消防车通行;人员密集场所在门窗上设置影响逃生和灭火救援的障碍物行为。具有此四类消防安全违法行为之一,经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一律强制拆除。
  
  8项违法行为一律拘留
  
  岳喜强表示,在消防安全整治行动过程中,发现违法行为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律实施拘留。
  
  分别是:指使或者强令他人违反消防安全规定,冒险作业的;违反有关消防技术标准和管理规定生产、储存、运输、销售、使用、销毁易燃易爆危险品的;违反消防安全规定进入生产、储存易燃易爆危险物品场所的;非法携带易燃易爆危险品进入公共场所的;违反规定使用明火作业或者在具有火灾、爆炸危险的场所吸烟、使用明火的;违反规定在举办大型群众性活动的场所内燃放烟花爆竹或其他物品,情节严重的;擅自拆封或者使用被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查封的场所、部位的;阻碍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 

read more

女大学生的“快又好”创业之路

  实习生 樊彦妤 记者 喻向阳 长沙报道

  韩静静,人如其名,很恬静。
  
  刚从湖南农业大学毕业的她,鼻梁上架一副金属框眼镜,穿着餐厅统一的橙色T恤,更像来打暑期工的大学生,而不是两家“快又好”中式快餐店的老板。
  
  “买菜啊,店里的时候送外卖啊,我自己都做的。”7月下旬的一天,她笑着对记者说,“有次晚上十一点厨师下班了,老顾客叫外卖,我还自己做了再送的。”
  
  结缘,韩静静与“快又好”
  
  韩静静大学主修专业是公共事业管理,与现在她做的餐饮业相去甚远。
  
  “我们专业对口的工作不好找,最初找了份房产经纪的工作,这份工作让我变得开朗,也学会了怎样与人交流。后来感觉销售流程学的差不多了,兴趣也变化了,就跳槽到‘快又好’了。”
  
  “快又好”原由一位郴州老板投资,一家店位于火星镇,另一家在长沙市血液中心附近,两家店约40万投资额。
  
  初到“快又好”,韩静静做的是财务管理。“当时店刚开张,跟着老板进货、面试厨师等等,看他是怎么经营的,学到很多。”
  
  2009年初,韩静静接手“快又好”,与原来的投资商达成协议:头两年以承包方式经营,月付租金1.8万,当前任老板收回投资后餐厅即归韩静静所有。
  
  竞争策略,“快又好”要又快又好
  
  “同价位的小餐厅在我们店(指水晶城店)方圆100米内就有不下30家,竞争还是很激烈的。”韩说。为了突出重围,韩带着她的团队花了不少心思,力求做到菜和服务又快又好。
  
  做中餐的时候,放多少盐、味精、酱油等调料,多是靠厨师的经验。韩想保证她的中式快餐厅的菜品味道一致,“我们尝试把中餐制作中的‘食盐少许’、‘加水适量’等模糊概念量化,精确到以克为单位。只有在菜品制作上标准化了,我们才能像西式快餐那样快速复制,开好更多的连锁店。”
  
  根据两个店面临近企业或是附近有较多不回家吃饭的上班族、自家不做饭的年轻人的区位优势,韩开始印制外送餐牌,争取外卖业务。
  
  “一开始是出于无奈,店面小了,中午用餐高峰坐不了多少客人,我们要靠它提高营业额。”韩说。“快又好”的外卖都是接单后现做的,与食堂的种类、分量一样。“餐具用的是可降解的一次性餐碗,可以进冰箱也可以用微波炉加热,只是成本高点。”韩笑着说。
  
  “有的客户说能不能帮我顺便买下打火机啊,毛巾之类的生活用品,我们只要忙得过来的时候都会帮他们买了带过去,不另收费。”韩将她的“生意经”慢慢道来,“春节我们一直坚持营业。虽然菜价都涨了,生意也不如平常好,但我们觉得做快餐就是提供方便的,节假日客人在别的地方定不了餐,我们更要形成常态,算是我们的便民政策吧,呵呵。”
  
  他们的细致服务很快赢得了附近的不少“回头客”。韩介绍说,现在生意好的时候,一天的外卖收入有八九百元了。另外,几家企业也开始在她的店里固定订工作餐了。
  
  感恩,并行动着
  
  “快又好”的餐牌上都印着一句宣传语:大学生创业店。韩告诉记者,这是餐厅所在的街道办事处为她想出来并建议她使用的。“创业很苦,但很多人帮过我,我很感谢街道的热心人。还有区政府的创业富民办,也给了我这样的大学生不少支持。”这个女生表达着自己的感激,她也有自己感恩的方式:
  
  “当时我自己读书的时候找兼职,人家一听我是学生就不想招。我经历过,明白大学生找兼职的困难。所以我愿意为尽可能多的在校大学生、年轻人提供实习的平台。”这个暑假她招了三个学生做暑期工。正交谈时,一名外号“小鬼”的兼职学生刚送外卖回来,回头对推门进来的客人微笑着招呼:“欢迎光临,您想吃点什么。”
  
  “刚刚火星镇店的街道办事处来电话了,我得去听个讲座。”出于感激,不管店里多忙,韩静静都会挤时间参加街道组织的活动。
  
  未来,有目标有信心
  
  “中式快餐肯定能向肯德基、麦当劳看齐的,做规范了我们也能做大做强。”这句话并非出自什么商界名人之口,而是眼前这位25岁的瘦削女生的信心与雄心。
  
  韩静静相信,只要能做到生产的标准化,坚持细致、健康的服务理念,加之有“80后”的活力与创意做助力,她的2家“快又好”会复制成为更多的又快又好的“快又好”…… read more